不得好死也心甘情愿

今年初雪来的很早

在你受伤的时候我感到难过


是我曾经喜欢你的遗书

脑子里正在暴风生成一个酒吧老板和酒保的人设


但估计是个悲剧


不会写

冬天没有头发会冻死的

Hello大噶好

请问有没有学法律的朋友 救救孩子吧

这个风波平息的时候,就是我心里唯一的信仰熄灭的时候吧

浙江牛逼

生在浙江 我很抱歉

我面对的 是全国最严谨和公正的高考

我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解释

学生是人 他们很累 玩不动了

今天八一的训练氛围未免太可爱了吧


外面再好,这里才是家

今天酷盖也是八一粗腿!!!

另外 张本找到的方法是等蟒蟒退役吗

© 长日留痕 | Powered by LOFTER